手提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提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车闯红灯戏交警凤凰原创大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9:17 阅读: 来源:手提秤厂家

猫吃老鼠不是新闻,而老鼠吃猫才算新闻。交警是司机的“天敌”,这是人们的一种偏见。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司机也可能成为交警的“克星。”

一.故事策划是调度

厂医院的救护车被造反派夺走了,车顶上架起了高音喇叭,整天走街串巷播放着“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动乱宣传。厂里出了工伤事故或急重病人需要救护或转院,常常向汽车队求援——借用卡车应急。

傍晚,离下班的时间还有10分钟。汽车调度老张又接到了厂医院的求援电话:手术血源不足,急需派车去市郊血库取血。必须要在晚上七点钟之前把血浆送到厂医院!

老张放下听筒。心想,这可是十万火急的任务,时间就是生命,速度就是希望。他看看手表,到晚上七点钟只有两个多钟头的时间。他困惑了:厂区距离市郊血库40余公里,汽车往返,紧追紧赶,按时完成任务问题不大。但是,时值下班人流高峰期,路窄难行;况且,汽车将要行经四、五处信号岗区,不可能全遇绿灯。如何打通“瓶颈”,使他眉心拧成了疙瘩。

被人称为“二诸葛”的汽车调度老张,年富力强。在“动乱”时期,他绞尽脑汁,运筹帷幄,全车队百八十辆汽车被他调遣得决胜千里之外。尽管有些做法欠妥,似有“曲线救国”之嫌,但毕竟能使企业依然运转。

经过暂短的思考,老张开心地微笑了——一个“强攻”各个信号区的作战方案敲定了!于是,他立即调遣精兵强将——司机是赫赫有名的飞车大王王大麻子;并且配备了一名助手和两名装卸工。四个人都佩戴着洁白的大口罩。一辆“解放”牌大卡车,飞向厂医院。

二.司机“麻王”是主演

有人要问:去血库执行公务,带上白衣天使足够,何须配备装卸工和助手?这正是调度“二诸葛”的匠心所在!原来,四个人并不在一个班组,而是临时从各处抽调组成的“黄金搭档”突击组。临行前调度向司机面授机宜,一再悄悄强调:“时间就是生命。车在路上一定全速行驶,遇到交通岗,不管红灯绿灯,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不减速、不停车……”

究竟这四名精兵强将“精”在何处?“强”在何方?

司机是赫赫有名的飞车大王。他人高马大、威猛彪悍。高平头,“国”字脸,五官端正也算是一表人才。但唯一的欠缺是,他的面容光洁度欠佳——小时候出麻疹落了满脸的残!有人拿他寻开心不无夸张地说:“老王的麻子有特点,个儿大、坑儿深、又圆又密,近视眼不戴眼镜老远就能看得清……”老王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一时兴起,用食指戳点着自己的麻脸儿说:“这是什麽?这是美丽青春豆!咱这脸儿可是千金难买,万里难求。老婆看着顺眼喜欢,领导赏识重用!”他那自豪荣耀劲儿,把人逗得哈哈大笑。

老王脾气好,人气高。不管叫他王师傅或“麻王”他都答应,从不计较。他唯一的嗜好是“神侃”,尤其爱和小青年们“扎堆。”每当刚分配来新人,麻王主动深入“新兵”,很快就和大家混熟了。新人都叫他王老师,但他却说:“我这人没大没小,都叫我‘麻王’,你们叫我啥都行。”于是,他以自己的麻脸为题,向新人讲起了他“赴朝”开车的传奇故事:

“你可别小看我这张麻脸不景气、难及格,可咱在朝鲜战场上却露过大脸!‘抗美援朝’知道不?那一天,我开着苏联小嘎斯车给上甘岭运给养,遇到美国鬼儿的‘飞贼’在天上瞎转悠。看到志愿军的运输车,就像苍蝇见了血一样,非要轰炸你不可。咱有经验呀,那轰炸机专门从背后顺着车行的方向往下俯冲,那声音就像鬼叫的那麽刺耳难听。在战场上开车,可不能只顾观看前方路况,更要耳听八方,天上地下都要小心。听到俯冲的鬼叫声,我突然加速,汽车就像离弦的箭,把‘飞贼’的投弹点抛在了后头——那爆炸声成了欢送汽车的礼炮。哈哈哈!那‘飞贼’哪肯善罢甘休?从天上绕了个大圈,又从车背后偷袭。这回美国鬼儿有了经验:他投弹加大了‘提前量’。啥是‘提前量’知道不?就是把投弹地点定在汽车前方,飞贼把汽车的速度估计好,俯冲时把炸弹投到汽车前方,炸弹落地恰巧车到,碰在一起,车毁人亡。可我懂他那一套,我听到俯冲声,猛踩刹车,‘吱——’的一声,汽车停下了。鬼子投下的炸弹在汽车前方老远爆炸了。没损我一根毫毛。然后,我再挂档、起步、加油,绕过弹坑猛跑一个点儿。这飞贼恼羞成怒,把鼻子都气歪了,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非要跟我来个你死我活不可。它在天上飞,我在地上跑。它转圈、俯冲、投弹;我左转、右转,车速时快时慢和它捉迷藏。你可要知道:咱的车是在弯弯曲曲的山谷里跑,左右都是高山大岭!那飞贼在天上气炸了肺,急红了眼,只顾盯着地面的目标,忽略了空中的障碍,不料“咣!”的一下撞在了山崖上——飞机爆炸了,拖着又黑又长的大尾巴掉了下来!你看看,咱不用枪不用炮,硬是凭咱这张麻子脸儿把美国鬼儿的飞贼给气死了……”

有关麻王的传奇故事,抗美援朝的《战报》谁都没见过,是否立功受奖只有天知道!至于他能吹善侃、胆大心细、技术娴熟倒是令人叹服!不然,怎麽会被人称为赫赫有名的“飞车大王”呢?

三.车闯红灯戏警花儿

“二诸葛”张调度,把十万火急的重要任务交给“麻王”去执行,其中必定有玄机!

驾驶室里坐着一位白衣天使和助手;后车厢的前端站着两名装卸工。五个人都戴着大口罩。麻王把车开出了厂医院的大门,立即加速,风驰电掣。那高音喇叭长鸣不息仿佛警报器,就像消防车急着去救火!路旁的大树、电杆纷纷往后倒;两侧的行人幻成彩色奔腾的河,往后疾泄不息!车尾带起猛旋风,吓得行人往外挤。

前方是十字路口。红灯鲜亮耀眼!麻王本能地松了油门。但是,二诸葛临行前的嘱托又立即响在耳边:时间就是生命,速度就是希望。不管红灯绿灯,全速行驶,不停不站!于是,他把油门加到底,马达声如虎啸狮吼,汽车赛如离弦快箭,岗亭只从车窗口一闪便消逝了。

执勤的交警是位女性。自从造反夺权后,在革命“样板戏”的启迪下,造反派认为:李铁梅、江水英个个都胜男人一筹,为什麽女人不能上岗执勤?所以,常坐办公室的警花们也被动员深入第一线,上岗执勤指挥交通。警花们久坐办公室,能够融入社会“潇洒走一回”也便欣然接受。今天执勤的位女交警,见麻王闯了红灯,先是一惊:要玩命?继而一楞:司机不懂交法?顿时怒火中烧勃然变色!那时候条件差,交警执勤不能配备警车,只配挎子(三轮摩托车)。于是,女交警飞速骑上挎子,怒气冲冲地紧追不舍。心想,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要堵截归案。第一,要狠狠地训斥司机一番;第二,要收缴驾照、扣留车辆举办学习班!虽是下班人流高峰期,但挎子体小灵便,有缝儿能钻,大卡车哪是对手?不一会儿,女交警奋力超过了麻王,“逼”住了卡车的去路。

麻王心想:“遭了!”只好执行第二套方案了。于是,他赶紧下了车,率领着精兵强将来到交警身边,乖乖地排成了“一”字形,听侯发落。

那警花气呼呼地站在“队”前,还没来得及开口,麻王便抢先摘下了大口罩,恭而敬之地打个立正,敬着军礼;并用左手食指戳点着自己的麻脸作自我介绍,意思是想让交警注意自己的尊容:“在下有礼了!本人是xx厂的一级驾驶员;曾经赴过朝……”

女交警扫视了一番队列:发现三个人也都摘下了大口罩吊在脖颈上,个个露出了“庐山真面貌”——助手的脸蛋好似“小孩的屁股坐簸箕”;两个装卸工的尊容更有特色:一个是“雨打沙滩地”;一个是“鸡鹐西瓜皮”!这就是“二诸葛”的“锦囊妙计”、匠心所在:四个麻子一台戏,陪着警花儿演“小品。”一个说“高抬贵手放一码”;一个说“事出有因是初犯”……那警花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世上竟有如此奇巧的事?四个麻子一辆车!她揉揉眼睛——千真万确!顿时,本来满腹的怒气就像扎破的轮胎——瘪了。原来学的执勤要领:唱、念、作、打,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如果平时遇见此场景,她早就咯咯咯地笑弯了腰。但是,这是执行公务,交警纠章要严肃。然而,她那杏眼粉腮却憋成了红脸关公,欲笑:不能!想训话却开不了口——无论如何绝不能笑出声来而丧失交警的仪表和威严;就连索要、验看驾照的勇气都没了……

过往围观的行人越积越多,个个不明真像,就像挤着看耍猴儿,嘻嘻哈哈在议论:难道今天交警是在专项治理——缉拿麻子脸儿?!

喜、怒、哀、乐,人皆有之。交警也是人,尤其是女同志,笑的细胞更充沛。警花儿一忍再忍满脸憋得彤红,始终没能说出一句话。无奈之下,她快速一挥手:示意开路放行!

麻王获准了“特赦令”,麻脸笑成了一朵花,敬了个军礼,欢天喜地的率领三个麻子上了车,一溜烟地把车开跑了。他从后视镜里发现:那“警花儿”站在原地,正笑得前仰后合。于是,他又得意地长鸣喇叭,仿佛是给警花儿的笑声在伴奏。

四赘语

荒唐的岁月,产生荒唐的故事。当您看过这则小品后,也许您会认为:这是作者杜撰的天方夜谭。但是我要告诉您:它确确实实曾经发生过,信不信由您。只要您能笑一笑,就是对作者的最大奖赏!然而,当您笑过之后,心中会不会淌下几滴苦涩的泪?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