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提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伦集团一池债台高筑的浑水

发布时间:2021-01-07 12:34:01 阅读: 来源:手提秤厂家

2009年4月21日,四川金顶的一纸诉前财产保全公告,将公司及其大股东华伦集团的财务危机推至公众面前。

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超过4亿元的实物资产被冻结,华伦持有四川金顶的股权也被多个债权人轮候冻结。

4月29日、30日、5月6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杭州和富阳三次致电华伦集团董事长陈建龙,他以“正在开会”、“正在谈事情”、“我现在外地”等理由婉拒了采访。对于华伦危机,陈建龙选择了“低调”,不愿多谈,事实上,以目前华伦的处境,他也没有能力多谈。

100万电费

掀开华伦资金黑洞

“大地水泥可能是最早体会到华伦资金问题的公司。”由于大地水泥的资金进出全部掌控在华伦集团手中,因此,该公司2008年11月因拖欠100多万元电费被拉闸停产,就直接暴露出了华伦资金黑洞的“冰山一角”。而这家华伦孙公司所拥有的33宗共计3000多亩土地使用权,彼时已被集团公司抵押一空。

-------------------------

“当时突然就停电了,炉子也不转了,后来才知道是被供电局拉了闸,再加上前一个月的工资也没发,我们只好去找政府。”华伦集团孙公司大地水泥的一位员工向中国证券报记者介绍了该公司2008年11月至今的事件波折。

而当时的攀枝花西区政府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大的企业怎么会因为交不出区区100多万的电费而被迫停产。他们随即联系了大地水泥的集团公司华伦集团。

此前,虽然华伦集团几番在四川金顶的公告中声称与大地水泥并无关联关系,但攀枝花西区政府、大地水泥的员工、该厂的供应商都知道,华伦正是大地水泥的实际控制方。

对于尽快补上100多万电费以及款项不等的员工工资和相关税费,华伦方面似乎有些为难。根据攀枝花西区工作组的说法——几经沟通,华伦集团才拿出了900万支付此前拖欠的税费余款。然而,作为只有湿法生产线的大地水泥来说,没有外界的输血,企业自身经营可谓举步维艰。于是,攀枝花西区政府成立工作组进驻大地水泥,并设立专门账户,监控大地水泥的往来款项。

在监管中,工作组发现大地水泥不仅流动资金周转困难,其所拥有的33宗共计3000多亩土地使用权几乎被华伦抵押一空,以至于工作组难以通过抵押资产盘活资金来支持大地水泥的运转。更令人咋舌的是,大地水泥的账目在攀枝花当地根本无从查找。原来,华伦方面自从2004年重组金沙水泥后,所有账目就都统一在富阳总部完成。这使得攀枝花当地政府工作组对大地水泥的资产状况至今仍一头雾水。

为此,工作组为日后工作设立了一个原则——归属于大地水泥的土地到期后不再抵押,即便抵押,资金也一定要用于大地水泥的发展。这也正是日后四川金顶续贷遇阻的直接原因。

知情人士透露,大地水泥的土地使用权共计被华伦集团抵押了1.6亿-1.8亿元,四川金顶的抵押到期只是其中一笔,更多地块的抵押到期时间在2010-2012年不等,抵押时限多为2-3年。

“我们这边的情况,富阳市今年4月份来了解过了,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解决方案。”攀枝花工作组成员对此颇感无奈。

不过,华伦并非什么都没有做。在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攀枝花前,华伦集团副董事长杨佰祥刚刚离开该市,并向当地政府承诺再为大地水泥投建一条新型干法线,并将湿法线所在的老厂区改造成为川西最大的物流中心。但可惜的是,资金来源如何解决,杨佰祥也没有答案。

另据消息人士透露,原华伦派驻大地水泥的三位负责人,其中两位已被当地公安部门控制,理由是涉嫌抽逃资本金、虚开增值税发票;另外一位则处于“取保候审”期间。对此,攀枝花当地政府并没有明确答复,仅含糊表示,公安机关确实正在调查,目前华伦方面的犯罪事实尚未定性,故不方便多言。

富阳市政府紧急援手

华伦集团在2008年底向富阳市政府请求支持,然而为时过晚。更令人担心的是,华伦的整体负债中还有相当规模的民间借贷,而这很可能令华伦的债务本金在短期内翻番。

------------------------

“2008年底,华伦主动向政府报告,公司出现经营困难,流动资金十分紧张。为此,政府启动了危机应对预案。” 华伦危机处置工作组成员严淇坦言,“华伦集团是金融危机以来,富阳唯一一家进驻政府工作组的企业。”

2008年12月,为应对金融危机,帮扶工业企业度过“寒冬”,富阳市政府出台了相应扶持政策。其中包括“建立资金规模1.85亿元的富阳市中小企业融资风险基金,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设立资金规模为3亿元的富阳市企业转贷应急专项资金,以帮助解决重点成长性企业和国家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企业因短期资金周转困难而无法向银行转贷的问题”。

严淇介绍,富阳市政府通过“中小企业融资风险基金”,帮助华伦集团替换了一笔即将到期的4000万元银行贷款。此外,政府以“土地储备”的方式,将华伦集团一块没有抵押的闲置土地以2016万元的价格收购。两项合计,富阳市政府为华伦提供了6000余万元的流动资金。

从2009年初至4月份,富阳市还通过“企业转贷应急专项资金”,为华伦集团安排转贷1.8555亿元。在此期间,富阳市共为9家企业的26笔贷款安排了转贷,总额为2.835亿元。

而华伦的经营情况如何呢?在华伦集团电缆厂区内,中国证券报记者看到的是不少空置的厂房。华伦集团一位胡姓的管理人员说,该厂区的生产线已经搬迁,这块土地原计划将用于建设富阳的“汽车城”,但现在,已经停顿下来了。

根据富阳市政府的介绍,华伦集团是当地纳税大户,拥有23家子公司,其中18家在富阳本地,5家在外地,四川金顶便在5家之列。产业涉及电缆、造纸、房地产和水泥,除水泥外,其他产业均部署在富阳当地。按照富阳市政府的说法,目前,华伦旗下的电缆、造纸和房地产业务都维持正常运转。

“之前,我们认为,华伦的问题基本上是流动资金周转的问题;但3月中旬的一起诉讼让我们发现,该公司的问题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富阳市一位主管领导表示。

诸多努力并没有让富阳市政府看到华伦资金缺口的底部,越来越多的债务浮出水面。3月17日,富阳市人民法院收到一份针对华伦集团的债权诉讼,债权人是一自然人。华伦集团牵涉的民间借贷由此现身。上述富阳市主管领导介绍,这批债权达2000万元。“华伦危机牵涉民间借贷,这可能影响到地方金融的稳定,因此富阳市政府十分重视。”

按照相关部署,富阳市专门召开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并于4月1日组建“华伦集团危机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中国证券报获得的一份工作组组成名单显示,富阳市政府办、发改局、经贸局、财政局、审计局、公安局、人行富阳支行、富阳银监办等部门都在其中。根据工作性质和内容的不同,富阳政府的工作组共分成七个小组,主要负责华伦的资产审计、债务清查、银行贷款协调等任务。银行贷款协调小组召集了华伦的主要债权方,包括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在4月30日前签署了支持华伦集团财务危机处置的协议,确保处置期间“不抽贷、不减贷、不延贷”,防止企业资金链断裂。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富阳市政府获得的信息显示,华伦集团的银行负债主要牵涉银行机构11家。鉴于事态较为严重,富阳市政府已紧急向浙江省银监局、杭州市政府反映情况,并得到11家银行机构认可。“华伦集团政银企三方会谈”也于4月13日完成,并成立债权银行委员会。

随后,工作组开始清理华伦的民间借贷状况。由于民间借贷利息高昂(2008年下半年最高月息7分-8分),不到一年,华伦债务本金就可能翻番,所以民间借贷的整体规模被认为是判断华伦资金缺口的重要依据。

华伦危机进一步发酵

在处理华伦危机中扮演主要角色的富阳市政府,希望危机在可控的范围内“由大化小”、“由小化了”,但种种迹象表明,华伦的危机还在进一步发酵。

------------------------

“从去年底到现在,华伦危机是不断升级的。”严淇坦言,“4月15日,四川乐山和峨眉山市的主管领导来到富阳,双方达成共识——浙江方面保华伦、四川方面保金顶。但在4月17日,四川方面的一纸‘诉前保全’,让危机全面升级了。”

严淇所谓的诉前保全,即乐山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乐山市兴业投资公司向四川省乐山市中院申请的对四川金顶部分资产的冻结。4月17日,乐山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乐山市兴业投资公司分别向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要求对四川金顶在四川金顶(集团)峨眉山特种水泥有限公司享有的51%股权以及在乐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300万元股权予以冻结。法院随即裁定分别对公司价值1.4亿元和3200万元的财产予以冻结。

突如其来的诉前保全,让华伦的其他债权人、债权银行纷纷效仿,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超过4亿元的资产被冻结,华伦持有四川金顶的股权也被多个债权人轮候冻结。为此,富阳市副市长陆洪勤在4月19日8时5分专程赴四川,在当日下午与乐山市政府经贸局官员沟通此事。晚上9时45分,约见了乐山市副市长,要求撤销诉前保全,但未与乐山方面达成共识。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杭州市中院了解到,华伦的债务纠纷已被定为“重大经济案件”。截至目前,诉诸法律的债权人包括建设银行(601939)浙江分行、兴业银行(601166)杭州分行等银行机构,也包括万向租赁、香溢融通(600830)(600830)子公司元泰典当、香溢德旗典当、浙江金石控股等民间金融机构,还包括自然人许金梁。

根据目前可以查到的资料统计,华伦集团的银行债务在1.85亿元以上,民间机构和个人的借贷规模则至少有1亿元,其中,仅对香溢融通旗下两家典当行的债务就有4000万元。

“富阳的民营企业有相互担保的传统,我们担心华伦的信用危机升级,可能牵涉更多的企业。”严淇表示,“目前,工作组正在富阳、乐山、攀枝花等地清查华伦的资产和负债,原计划是6月份出具调查结果;但市领导希望尽快查明情况,并拿出解决方案,因此要求工作组在5月底前提交初步的结果。”

华伦集团总部。

华伦集团电缆厂区生产线已搬迁。

南京皮肤病医院:青少年白癜风的常见症状是什么?

上海做人流哪家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5个细节教您远离卵巢囊肿

上海哪家妇科医院好些

南京皮肤科医院哪个好一点_眼下出现黄褐斑的原因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毛囊炎有哪些常见症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