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提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爷爷讲给我的鬼故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0:05 阅读: 来源:手提秤厂家

爷刚逝世的那段时间,他时常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形象依旧像他在世时那么得慈祥,他活着的时候我特别爱缠着他给我讲故事,这些年里,偶尔梦里出现爷爷的身影,我依旧会依偎在爷爷怀抱里,让他给我讲那些离奇的古怪传闻…

只是很多年过去,时间却让生活变的物逝人非…

即便如此,就算它冲淡了所有的事物,

“在我心里也依然保留着对爷爷的思念以及他曾经讲过的那些怪异的故事…这对于我来说是人生中最大的财富…

鬼井人头是爷爷生前给我讲的最后一个故事…也是让读者夜里难以入睡的恐怖之旅…

此时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午夜十二点讲述这个诡异惊悚的故事、或多或少我的心里是恐惧的!

那时爷爷是个刚满二十二,是个内心满怀远大抱负的热血青年,六十年代初“党中央政策创新阶段,爷爷是第一批下乡的知青,不幸的分到那个鸟不下蛋的偏僻山村。

山村很偏远,哪时改革开发还没开拓到那里,而我爷爷在还未去那个山村时,外界就已经流传小山村里发生过很多邪门恐怖的事情…

当时祖父祖母,都希望爷爷可以让上级提出调换一下,可爷爷很固执,在爷爷离开老家的那天,大家心里都不怎么高兴!

一个月后,祖父收到爷爷的来信说“自己一切的很好,山村工作也不怎么累,这边的人都很友善,他被安排在村头二驴子家,请父母亲放心…信的日期是一个月前…由于当时条件有限!寄一封信是非常难的…

爷爷说“当时写那份信时,其实生活的并不好,只是为了让家里人放心!这一晃就半年过去了,山村里传闻的鬼怪事情并没有发生,唯一让人害怕的就是半夜老能听到哭声阵阵!由远到近,在由近到远,爷爷说,他刚开始确实觉得很害怕,可后来时间一久就习惯了…

而在那年,年尾发生的恐怖事情确让他终生难忘,甚至每回忆一次,备受恐惧的内心就绷的越紧.

“村子有口老井,爷爷刚去时也看到过,只是那口井似乎一直没有人用,井身是青色的石板堆砌的,墨绿色的青苔铺满了厚厚的一层,奇怪的是它终年都不曾干枯过,井口用一块黑色大石板封住的,

那年村里已经连续八个月没下一滴雨,村民的生活水源原本来自那里的石龙河里,可是这条河是独立,未于其它支流连接,没有储存的河水不断的供给村民,如今已能看到河底的沙石,这时村里已经到了严重缺水的地步,村里组织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不知是谁提议说,要打开封住得老井取水!当时这句话一出村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许久村长才吞吞吐吐得道“事…事到如今,也只能…能如…此!

明日午时开井…

爷爷说“他当时不知道村人为什么闻井变色!后来晚上睡觉时,他向寄宿得那户人家询问,那家人原本不肯把村里得事到处扬言…但他们也没把爷爷当外人“只是一再嘱咐爷爷别声张出去!

二驴子爹说“这口井从他曾曾曾祖父那代时就有,而他们一家也一直住在这里,算起来有好几百年历史了,井一直在出水,而且村里人都称这是神水,当年云游到此的高僧说这井底有两个通道一方通东海,一方通地府,“现如今龙宫的门大开,村里神灵庇佑必然一番祥和,倘若不慎打开地府之门,此村子便会成为恶鬼的息身之地,而打开地府之门的禁忌,天机不可泄漏,如今我念你们是无辜者,才道出这些,如何舍取你们自做安排。

话刚落,那个白胡子和尚就不见了,当时村里人并不以为然,直到我二驴子爷爷那代,发生了一件恐怖的血事,村长才请仙人封闭了这口井,那个乞丐死的很惨,尸体泡在井里好些日子,头也是被硬生生扯下来的,当时捞他起来时,把他的肉都扯碎了好几块,只是头怎么都没找着,村里人见乞丐可怜就把他葬到河边,后来几天井水都带着一股血腥味,想起前几天还喝着泡尸体的水村里人就觉得恶心…后来又发生了一些怪事井就给封了…所以从那代人起我们就一直吃着石龙河的水…日子也过的很安宁…

“可是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鬼天气硬是不下滴雨…眼看我们大伙就快断水了,但古井的事我们村里的人世代流传着!不到迫不得已我们决不允许打开它。

爷爷说;他当时在那个村民身上看到的是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竟然能维持几百年…

可是未知的事情总是披着恐怖的色彩!任何事情只要去挖掘就没有尽头可言…

第二天,天刚亮爷爷就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爷爷说“当他起来时,古井边已经围满了村民!大家神色惶恐不安…爷爷便问身边的村民!怎么回事。那人小声嘀咕道“刚才正准备开井,前任老村长突然挡在井口说什么!一旦开了井、那个邪恶的诅咒就会再一次被打开!

>>

你说!眼下大家都等着水喝,那里还管什么死人呀,诶…

爷爷说,他当时就看到井口上爬着一个身材干瘪的老头,年龄看上去,九十来岁,神情异常激动,深邃的眼眸里流出浑浊的泪水,嘴里大声的嚷嚷着“爷爷说,当时老头说的是当地的方言,边问旁边的村民怎么回事,但看那老头的动作,似乎是死活不准打开井,旁边好几个年轻人都被他摔倒在地…爷爷回忆说“他当时要不是亲眼所见,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九十多得老头竟然手一挥就撂倒四个年轻人,谁都不知道他那来那么大得神力、后来从村头走来一位弯腰跎背得老婆婆,拉着那老头向村头走去,老头那时也不反抗,眼神涣散着跟着老婆婆去了,

村长也没多管他,便又安排几个年轻人抬起石板,又在周围烧了些纸钱,爷爷说,当时就在石板刚打开得一瞬间,村里人都看到一股黑气冲了出来”在村子上方飘荡了一会儿便四下散开,”

、爷爷叹气道、当时虽然并不懂这是什么所致!但在古书《封神榜》里曾经提到过,白色代表仙气,黑色代表煞气和妖气!想必这个村子发生的事情并不容易解决,井终究是被打开了,刚开始井水还冒着白黄色的雾气,后来村民就试探着打了些井水,让家畜试下有没有有毒,大伙见猪喝了井水并无异样,便各自回家取木桶装水,此时的清澈的井水让村民忘了流传几百年的禁忌,以及那可怕的诅咒…

爷爷当时没有喝那水”他说他当时在想事,那个前任村长为何拼命阻挡村民开井,而自己来这个村子快一年了,却从未见过那个奇怪的老婆婆,那夜爷爷迟迟没有入睡,他给家里写了封信,信里告诉了祖父这个村子的事.

第二天,村里第一个去打水的是张贵老婆,当井水提上来时,吓的那矮胖的女人一屁股跌到在地,喉咙像是被堵住了怎么都发不出声音,这时我着急的问爷爷,“到底打上来什么了啊”爷爷顿了顿才说“起初张贵老婆只觉的木桶特沉,便使劲拉,正准备提桶时才看到桶里赫然装着一颗半腐烂的人头,双眼恶狠狠的瞪着张贵老婆,后来张贵见他老婆出去半天都不见回来,

才赶到井边,看到他媳妇痴痴呆呆的盯着木桶,便把水倒了出来,那颗人头顺着井水,咕噜咕噜滚到张贵脚边,当时张贵也吓得目瞪口呆,但男人终究要胆大些,张贵对着村子大声喊了起来,

爷爷是第一个赶去的人,因为这夜他根本就没有睡,不大一会井边就围满了人,大家都议论着这人头是不是就是上辈人说的那个乞丐的头,后来村长和大家商量把人头埋到河边,谁也不要再提这件事,张贵也扶着他那惊魂未定的老婆回了家,可事情远远不是所想的这么简单,…

这天夜里,天色暗黑,风夹杂着暴雨洗刷着这个村子,爷爷说‘他当时也不知为何心里总是莫名的惶恐,坐卧不安,胸前那块玉佛滚滚发烫,好不容易睡着,半夜又被一阵阵嚎叫声惊醒,爷爷说‘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往井边冲…等他到井边时,黑漆漆的夜里,井周围已经立了好多村民,雨水打在他们瘦弱的身上,顺着燃烧的火把,爷爷看到井边横七竖八躺着好多人,雨水夹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让人觉的恶心,时间一点点流逝,雨越下越小,

东边泛起淡淡的晨光,爷爷和那些村民谁也没有说话,就那么呆立在井边,因为当时谁也不敢相信一夜之间竟然死了这么多人,

天亮以后了,雨也停了,村民清点着那一具具尸体,爷爷说,出了那天抬封井石板的那四个年轻人外,张贵一家四口死的最残,张贵的头像被利器硬生生割掉的,胸前空荡荡的一个大洞,她老婆也是如此,八个人相同之处就是他们的无一例外的头颅都消失了,村长后来安排人到井底打捞,也始终未曾找到他们的头。

后来七天,接二连三各家各户家畜的尸首都出现在井旁,血都被吸干了,鸡的肉身泛黑,村长排人到处找高人治服,而石龙河的水却在那夜后爆满,河堤被冲垮汇入下游之流,井水村民也不敢饮用,整个村子浓罩着死亡的气息,村民各个心怀恐惧原本热闹得村子却因诡异的死亡事件变得寂静下来

村民白天几乎都是三五成群的下田干活,夜里黄昏时就匆忙往家里赶,家家户户紧闭门窗,爷爷说;那些日子他夜夜失眠,老是看到窗外有很多蓝色鬼火飘来飘去,而每当这时胸前的玉总是烫的出奇,…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天,村里人却发现很多小孩身上着长了很多黑色的暗记,不痛不痒,大人一问“才得知这些孩子都去井边和那些惨死的村民坟前玩耍过,回来后身上就出现了黑斑…

渐渐的村里越来越多人身上出现这恐怖的暗记!而那几个小孩没过七天全身布满了黑斑,,没过几天体内血液就干枯了,身体干瘪的只剩一副皮囊,大伙都说是那些黑斑吸尽了鲜血…村长下令把长黑斑的村民全部隔离到后山,干尸全部烧掉。

>>

爷爷说那天村里一片混乱,谁的都想死,那些被恶鬼缠身的人都不愿被抓去后山,因为那将意味着他们离死亡更近一步,村里活着的人越来越少,白天看上去都阴森森的,让人奇怪的是村子发生了这么多怪事,外界却窘然不知,甚至没有一个人踏进村子,这时离爷爷寄信出去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白天爷爷就悄悄计划逃出村子,可让人不寒而棘的是原本出村的那条弯曲小路此时早已被浓浓的怪雾笼罩住了,七月的三伏天却大雾弥漫。

爷爷说“所有恐怖惊魂的事都从打开那口鬼井开始,一件件发生在这个原本安宁的小山村,如今想要离开这里怕是已经不可能了,唯一的盼头就是希望祖父能带人来救他们,或许是上天可怜爷爷,又或者是爷爷胸前的玉佛在保护他村里几乎所有人都被诅咒缠上了,爷爷说他当时身体已经虚弱的爬不起来,直到有一天“昏迷中的他感觉有人在使劲拍打着窗户,爷爷微睁着眼“看到一群身穿中山装的人冲进屋子抬起他”爷爷努力回忆的说。

他当时模糊的记得村里到底都站满了人,有死去的张贵一家,还有前任村长还有很多一起生活的村民,他们都低着头,浑身冒着淡黑色的雾气,慢慢的凝聚成一个人头的样子,爷爷当时含糊不清的大叫着。

“希望救援人员能救救村民,爷爷说“当时他最后看了一眼村长,村长也正恶狠狠的瞪着他,手里提着一个圆形东西,在后来爷爷就昏迷了过去、等到醒来时已经是四天后,躺在简陋的病房里,身旁是祖母,那时爷爷才知道祖父在他被救出来那天去世了,而爷爷一直追问祖母,救他的那些人为什么没有把村子里其他人一起救出来,而爷爷得到的回应却让他一度被怀疑得了幻想症,祖母告诉他村子里出了爷爷,就在也找不出任何一个活着得东西。

整个村子就像是多年没有人居住得荒村,死一般寂静,很多年后人们都在讨论我爷爷为什么会消失了一年后,又出现在那个鬼村,这一切就像场梦,爷爷不止一次向祖母讲述那一年发生得事,可奇怪得是从爷爷口里说出来的话,传到大家耳朵后都是一些骂人的语言。

当爷爷把故事写在纸上后,字都会离奇的消失,而爷爷胸前的玉佛也碎成两块,这一切的事情都是鬼井的诅咒,它不允许勾且偷生的爷爷将这个故事讲给世人、毫无疑问。爷爷在世事我也没听到过这个故事,只记得他有次神色不安的骂我,当时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想必他当时肯定试图给我讲这个惊魂的故事吧!至于后来我有幸听到这个故事都是爷爷死后,连续七夜讲给我的、鬼井人头终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