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提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很想她的大眼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01:04 阅读: 来源:手提秤厂家

不知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她曾经是我同桌,她是我们的校花,她的名字很好听,叫灿昱。灿昱的眼睛又大又美丽,尤其她会说话的眼神,简直令我有点眩晕。

小学的时候我和灿昱一个班,除了觉得她长得特高外,没发现她有别的特点,反正她的成绩是比不上我。有一回学校开展“十颗金星耳朵花”的评比活动,我是金星闪闪放光芒,她只是小红花。不过我总弄不清那些留级生为什么总苍蝇似地围着她转,扯她的两根小麻花辫儿,然后兴高采烈地叫“校花,校花,把芽发”。花儿还能发芽?这帮老油条!再说她只是小红花,没啥了不起。

排座位的时候,前面的灿昱像小山一样挡了我的视线。

我向老师反映,老师便按着我的脑瓜儿乐开了:谁让你就这么一丁点儿高呢,好了,你就跟灿昱坐吧。

我跟人高马大的灿昱坐在一起,总觉得压力忒大。我便将书包搁在屁股下,愣愣地坐在上面。灿昱问我干吗呀,我有些爱理不理,这就叫以“压”还“压”。

那时候我们的男生爱玩一种叫做“丢炸弹”的游戏:锤头、剪子、布,谁输了,就被别的男生随便往哪个女生身上推。搞学习我没问题,可划拳我不行,结果每次我都成了炸弹。我个子小,飞起来的时候像只鸟,不知为什么,他们总让我在灿昱身上引爆,很多年后我都清楚记得“软着陆”时的那种感觉。当然,还有灿昱的尖叫和他们的哄笑。

最让我舒心的还是灿昱的脑瓜儿依然没我的灵光。初一上植物课,老师问灿昱蔷薇科的植物有哪些,灿昱咿咿呀呀了半天也没弄出个名堂来,玫瑰花都不知道?我心里琢磨着这个高个子女孩可有些笨,不免洋洋得意,结果连嘴巴也没封牢:你不是当过校花吗?教室轰地炸开了锅。我看见灿昱的腮帮子瞬间就羞赧得跟“红富士”一样。她依然站着,俯视着我的眸子就像玻璃缸里一天到晚游泳的鱼,累了,她那亮晶晶的眼睛哭得好凶,我依稀记得。

从此我改邪归正,再不拿书包垫在屁股下,再不说风凉话,再不玩“丢炸弹”的游戏了。并且我经常为灿昱讲解一些难题,还和她讨论怎样写好作文。灿昱发呆发闷的时候,我便问她:“你知道吗?”她便睁大眼睛看我,“其实校花也是蔷薇科的呢!”我说得一本正经,灿昱则笑得很开心。

一转眼就到了三年级,灿昱这个时候真的被别人叫做“校花”了。我虽然不在意,但因为和她坐一起,便也常常在自己的抽屉里发现些莫名其妙的纸条和卡片。有张卡片上的话我印象很深:你是/心中的奇葩/黑黑的头发/长长飘逸/大大的眼睛/神采奕奕。因为学习很紧张,我只是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给她,而每次灿昱涨红着脸不好意思。

期考前一个月,灿昱突然告诉我说她请了几天假,准备去省会参加“安安杯礼仪大赛”。

“什么是安安杯?礼仪大赛是什么?”我很吃惊。

“安安是一种纸,礼仪大赛就是选美!”

我弄不清这种纸会和选美有什么关系,便和灿昱讲期考的利害关系。“并且,你还不满16岁,也能选?”。

“可我有一米七零了,我妈要我去。”她亮晶晶的眸子眨巴着,我看出她的得意,也感觉到了她的委屈。

老师把一个比我还矮半个头的女生调到灿昱的空位上后,我猜想校花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期考后突然收到她的信,她说获了奖,已破格被录取到一所中专,除了学习文化课,还天天练“一字步”,流水账般地写了一通,在信的最后,灿昱说:“给我写信,永不间断,好吗?”我思忖着是不是真的要坚持给灿昱写信的时候,我妈神经质地训了我一顿。她说写信是写不上重点高中的,你和你爸就是武大郎的命,不好好读书能干啥?你又不是校树,校花会对你感兴趣?很显然我妈偷看了信,我恨死她了,生闷气的时候,我突然很怀念灿昱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着,多像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啊!其实我一直想写信的,但为了考重点高中,我最终也没有挤出那点儿时间。

有一天,就在电视的娱乐新闻里,我看到了一排模特儿,最右边那位姑娘水灵灵的眼睛,是那样的熟悉,简直和灿昱一模一样。只可惜画面一闪而过,整个人我没能辨清。

她是不是那朵校花?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我衷心的祝福她,希望她永远过得比我好。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