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提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厦门天然浴场安全管理隐患多救生站形同虚设

发布时间:2020-11-23 04:13:07 阅读: 来源:手提秤厂家

■五缘湾天然浴场游客众多,有的游到了警戒线外。 张淇辉 摄

■五缘湾的救援站。朱俊博 摄

8月1日起游泳池将实行“限客”了。人工泳池将实行人均游泳面积2.5平方米的标准。相比之下,天然游泳场所将实行人均4平方米的标准,似乎更宽松。但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我市天然海滨浴场普遍非经营性质,无人管理,泳客密度暂无监管,面临的安全问题较为突出。

记者看到,因为无人看管,一些海滨浴场的救生站也是大门紧闭,即使有救生员在现场,也人数极少。

同时,许多救生站的救生员下班时间以白天潮汐周期为准,其他时段游客量高峰时却没人,令人担忧。

调查

游客根本不管涨潮退潮

大部分溺亡发生在下午到傍晚

一天有两个涨潮时段,但在白城、珍珠湾、椰风寨和观音山这四处救生站,救生员却只在白天时段的一个涨潮周期执勤,而不是以游客量为准。这种制度让周围商家都有了质疑:“他们要是下了班,海边安全就没人管了,这怎么办?”

记者注意到,和各个志愿者队伍执勤时间不同的是,位于白城、珍珠湾、椰风寨和观音山的这四处救生站,执勤时间是以潮汐为准,队员们都是在高潮的前后三小时内执勤。比如昨日上午,涨到最高潮时是早上7点半,队员们执勤时间就是早上7点到中午11点左右。

“我们一是要防止游客溺水,二是要警惕晨泳的市民发生意外。”负责调度的小项说,根据上级的指令,他们都是围绕潮汐时间出勤,所以每天的上班时间都不固定。“像今天早上来上班,沙滩上人不多,队员们就自己组织训练,兼顾巡逻。”不过,队员内部对这一排班有不同意见,主要是作息太乱,工作时间不固定。

记者了解到,绝大部分的溺亡事故,都是发生在下午到傍晚时段。“其实游客们根本不管涨潮退潮,只要是太阳不晒就会过来。”在白城沙滩卖水果的摊贩说,他们也认为救生员们的上班时间不大合理,“至少总有半个月,下午他们没上班”。

边防支队思明大队的民警说,围绕潮汐来制定值班表,既是根据区文体局的模式,又是综合多方面原因的结果,“主要考虑退潮的时候最容易发生溺亡事故”。

不过,民警也说,在游客较多的下午时段,如果不是救生员的上班时间,他们会安排派出所的民警加强巡逻,白城的几家正规商贩也被发动起来帮忙瞭望。“暑假是游客高峰期,我们也会调整救生员的上班时间,比如延长或轮流值班。”民警说,至少在目前看来,队员们两个多月就救下5批共9名濒临溺亡的游客,效果不错。

现场

三个救生员

盯不住数百名泳客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厦大白城海滩,这里游客很多,大部分在浅水区戏水,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海边嬉戏。

“星期一有个13岁的小孩在这里游泳,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海边出租游泳圈的一个小伙子告诉记者,那个孩子是和另外两个小孩跟着一个老人来的,都是外地人。报警后大家帮着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孩子。

“这里没有救生员吗?”记者问。“有啊,有3个人。但是他们有时在岸上,有时在海里游,看到有人往水深的地方游也会劝说。但是现场人太多了,几百个人在这里游泳,他们三个人也盯不过来呀。”边上另一个出租游泳圈的女子说。

记者到白城救生站想了解情况,但没有找到救生员。

禁止下海的警示语

拦不住泳客下水

珍珠湾、海韵台等海边浴场,游泳的人也挺多,每个游泳区域都有上百人。和白城一样,这些天然浴场也都不收费,海边没有管理人员。

珍珠湾浴场有一间标有思明救助站的房子,大门紧锁,海边也没见到救生员的踪影。黄厝浴场泳客也很多,在沙滩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写着“禁止下海”的警示语,尽管字迹有些模糊,也还能看得清,但显然并没人在意。

椰风寨浴场规模较大,配套有餐饮、淋浴、存物柜等设施,游泳的人更多。虽然下水游泳不收费,但是淋浴和租储物柜要收10元或15元,连冲个脚也要收两元,生意火爆。

记者在椰风寨浴场没有找到管理人员,一个小卖铺的小贩告诉记者,这里属于观音山管,管理人员在观音山那边。“有什么事情,保安一打电话,管理公司的人就来了。”她说。不过,记者在现场并没有看出哪个是保安。

游出到警戒线外很远

也没人去劝阻

五缘湾沙滩人多得让记者有些意外,从天圆大桥下到五缘湾木栈道,绵延近1公里的沙滩上“铺满”了游客。

在离海岸线约100米的海水中,设有警戒线。但是,这条警戒线并没有完全把沙滩围住,只是从木栈道一侧拉出三四百米的距离,剩下一大片海域没有限制。在没有警戒线的海域上,不少汽艇、冲锋舟来回飞驰。

这里也属于天然浴场,不收费,也没人管。记者看到,海水中除了泳客,还有人把狗也带下水,展示正宗的“狗刨式”泳姿,吓得一些泳客避之惟恐不及,尤其是带孩子的家长。

记者注意到,有几个泳客游到了警戒线之外,还有几个人在警戒线附近嬉笑打闹着。有一个泳者已经越过了警戒线很远,还在继续向远处游去,却没有任何人去警告劝阻。

记者在这片海滩上看到了救生员。一名市红十字会水上救援大队成员告诉记者,昨天傍晚五缘湾海边浴场的游客至少有2000人。“这还不算多,这片海滩最多的时候有近2万人。”他说。据了解,由于海滨浴场不属于经营性质,不收费,因此也没有专门的管理人员。而新规要求的人均游泳面积,应该是针对经营性或公益性的天然浴场,有专人管理。

记者手记

官方民间合力

构筑生命防线

游泳安全无小事。继本报上月底关注岛内外的“吃人水坑”后,上周本报又将目光投向海边,推动了市红十字水救队进驻五缘湾海域。昨日起,本报又关注游泳馆等场所。连续三周的涉水策划,本报编辑部的心愿只有一个:希望悲剧不再发生。

海边是很多游客来厦的必去之处,溺水悲剧也屡屡上演。虽然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一个国家对公开水域的安全负责,但每当这么多悲剧发生时,还是会触动大家的神经。

和市民一起痛心的,有各级政府部门和志愿者队伍。我们看到,2012年,禾山街道就和市红十字水救队联手,在五缘湾海域执勤;边防支队思明大队派出专业救生员,在环岛路四处海滩执勤;坚守在大德记海域的30多位老人,在街道的支持下进行安全宣导;警方成立了志愿者队伍,守候在“一国两制”标牌附近沙滩上;昨天,另一支新的志愿者队伍——海之韵水上救援队,也在黄厝社区的协助下,在海韵台树起了服务大旗。

光靠热情,志愿服务肯定不能长久,其实这些队伍的背后,都有各级政府部门的装备器材支持。也就是说,从官方到民间形成合力,才能筑起这道生命的防线。

三田羽衣 - 白衬衫+丁字裤诱惑 写真套图

爆乳嫩模性感内衣私房照

丁字裤美女浴室湿身性感写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