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提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美开放进入新时期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8:08 阅读: 来源:手提秤厂家

对美开放进入新时期

中国是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加入WTO以来十多年的经验显示,开放引入竞争激发了中国企业的活力。而此次第五轮中美对话因开放程度之大,其意义也被誉为堪比当年入世。  入世12年后,中国进一步敞开国门。  2013年7月10日至11日,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双方取得的各项经济成果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中美投资协定谈判上的进展突破:中方同意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为基础与美方进行投资协定实质性谈判。  中美投资协定的突破并非偶然。“‘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是目前国际通行的高标准贸易规则,美国之所以在全球积极推动自由贸易协议,是寄希望于通过提高贸易自由化水平,达到改善外部经济环境的目的,从而扭转美国经济疲态。”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说。  而中国对美直接投资数额近年来持续上涨,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也有适应国际发展趋势的需要。无可置疑,中国是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加入WTO以来十多年的经验显示,开放引入竞争激发了中国企业的活力。那么因开放程度之大,意义被誉为堪比当年入世的第五轮中美对话,又将给中国企业带来何种新动力呢?  开放倒逼改革或利好民企  所谓“准入前国民待遇”,即是指将国民待遇适用于外资准入阶段,也就是在企业设立、取得、扩大等阶段给予外国投资者不低于本国投资者的待遇。至于“负面清单”,则是对外资设定了一个投资领域的“黑名单”,在这个名单之外的都可以投资,而中国此前实行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更像是“正面清单”,划定投资范围,只可以投资名单内的行业。张燕生表示,“负面清单”近似于“撕开”了中国大门,国内多个领域都会因此进一步敞开,另一方面对于国内行政管理体制而言,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过去政府牢牢把握着投资审批权,往往是‘一事一议’,‘具体情况再看’,现在‘负面清单’事先就说明哪些不能做,将‘情况谈不清楚’的审批权交出去,要做什么是企业的事情,这将带动我国行政管理体制和理念的变革。”浙江省商务研究院院长张汉东也表示,“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与当前政府强调简政放权、减少审批的方向是一致的,“以前是黑箱操作,现在完全公开化,今后整个外资管理体制都会照这个模式推进。”  当然扩大开放是有前提的,张汉东认为,对外开放的同时也必须加紧对内开放,因为境外资本流入境内投资时,当境内资本产品处于垄断地位,就会造成一系列价格混乱,所以对内开放的要求迫切,“特别是一些垄断行业要对民企开放,如果只向外资开放、拒绝民企进入,那么外资享受的就不只是国民待遇,而是超国民待遇,这是不合理的。”张汉东认为,从这种意义上说,“负面清单”的具体内容尽管还没落实,但是开放的趋势能够倒逼改革。  降低投资审批失败几率  “双边投资协定对签署双方而言是对等的,不仅能吸引美国资本‘走进来’,也同样对国内企业‘走出去’有正面作用。”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何伟文表示,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若能达成,中美两国的商业机会都将得到增多。“今后中国企业到美国去,美国同样要给予‘准入前国民待遇’,对于在美投资的中国企业来说是利好,能够更深入地融入全球化,完成转型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企业投资美国,常会遭遇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阻碍。CFIUS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委员会,由9个政府部门的首席代表组成。美国财政部长担任委员会主席,其他代表来自国防部、国务部、商务部、司法部以及国土安全部等部门。它的职能是对可能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外商投资交易进行审查。  2009年12月,中国西色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由于没有通过CFIUS的国家安全审查,放弃收购美国一家金矿公司。2005年,因同样原因,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功败垂成。接受《浙商》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双边投资协定应该无法规避美国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审查,但可以让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更为自信和放心。  “‘负面清单’可以降低因为不明确限制领域而导致投资审批失败的几率,减少海外中国企业不必要的损失,审批环节和过程也可能会比现在快一点。”以制冷自控元器件、汽车零部件、房地产为支柱产业的三花控股集团,海外投资频繁,对于贸易环境给企业带来的影响,三花美国子公司R-Squared Puckett总经理郑春勇感受颇深。  至于“准入前国民待遇”对企业的吸引力,三花控股集团总裁办主任莫杨则认为,效果可能不明显,因为目前美国政府招商引资的力度已经非常大,“美国国内正在加速推进‘再工业化’战略,各州政府为了吸引投资,让国外企业享受到了和本国企业一样的税收减免。而且对于能够帮助当地解决就业问题的项目,在权限范围内一路绿灯,甚至只要满足投资和就业要求,当地土地几乎无偿赠送。”  “走出去”企业的强大保障  开放总不乏有“引狼入室”的担忧。“美国的现代服务业高度发达,而美国在此轮谈判中也强烈表达出想进入中国金融、信息服务等现代服务业的意愿。”除此之外,第五轮中美对话还明确了双方下阶段将在载重汽车减排、智能电话、碳捕集利用和封存、温室气体数据、建筑和工业能效等五大领域开展合作。张燕生认为,面对即将到来的“敌强我弱”的竞争格局,国内企业应该做好准备。  聚光科技(杭州)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环保和安全监测领域,并成功研发拥有多个气体分析检测技术,其所在行业即属于五大重点合作领域之一。聚光科技CEO姚纳新认为,两国合作将更多出现在技术层面,“美国靠输出技术来换取市场,对处于成长阶段的国内企业来说,会造成一些影响。”  “但就目前节能环保领域‘一边污染、一边治理’的情况来看,中国的节能环保建设至少还需要20-30年时间,技术提升还有很大空间,美国进来反倒可以加速国内企业应用新技术的进程。”姚纳新表示,他并不担心开放给企业带来冲击。  “事实证明,开放是有红利的。”张汉东说,“通过开放自己的市场,同时也得到了国外市场。入世后,当初大多数人担心的农业、汽车、金融等行业,不但没有受到严重冲击,反而在国际市场的激烈竞争中得以发展壮大。”  不容忽视的是,随着自身实力的壮大,近年来“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如何为这些企业提供保护,成为政府对外贸易谈判中的重要考量。负面清单模式对两国相互投资的增长是显而易见的,目前世界上至少有77个国家采用这种模式。“自己迟迟不开放,如何有理由指责别人的投资环境呢?”张汉东表示,企业已经先于政府“走出去”了,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具体内容最后如能落实,将会成为在美投资中国企业的强大保障。  莫杨对此持相同观点,他表示三花集团频繁遭遇在美竞争对手发起的反倾销调查诉讼,如果美国能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则非常有利于三花对美贸易获得公平竞争的地位。“三花可以更加按照市场规律、遵循成本最优原则来配置全球制造和物流布局,而不需要为了规避反倾销调查,刻意在第三方国家进行投资布局。”  曾担任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的吉姆·奥尼尔认为,近来中国企业在赴美投资中屡屡遇到阻力的局面将不可避免会被打破。在过去10年间,中国是美国政府债券的主要购买方。但是未来会发生两个转变——中国对美投资会从政府转向民间,投资方式会从购买债券向资本投资及外商直接投资转型。  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研究员李侃如指出,目前,来美国投资的大多为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投资思路还有待拓宽。这位写过数十部关于中国的著作、每年至少来中国8次的中国问题专家也给那些愿意赴美投资的中国企业提供了一些建议。  李侃如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广泛收集信息,给潜在的投资者提供建议,其次,中美双方应该通力合作,充分了解各自的具体情况,比如投资目的地的情况,投资的具体领域等等,要不断加强交流,所有这些都是成功投资的必要保障。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