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提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震当选中央军委副主席当日邓小平反复交代协助江泽民

发布时间:2021-01-21 21:31:59 阅读: 来源:手提秤厂家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1914年10月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一生中两受军衔,1955年授予中将,1988年授予上将。历任红军营长、团参谋长,新四军第六支队、第四师参谋长,华中野战军第九纵司令员兼政委,第一兵团和第三野战军参谋长,解放后,任解放军总参谋部作战部部长、军事科学院院长、解放军总参谋部参谋长,国防大学政委,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战争年代曾6次负伤,新四军时期在彭雪枫的领导下战斗和生活,从统战战场到抗日战场,张震都做出了重要贡献,被部队指战员誉为“能参善谋”的好领导。今年是张震将军诞辰100周年,谨以此文向广大读者叙述这位还健在的百岁开国将军的戎马生涯。

相关:快讯: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去世 享年101岁

张震

黄克诚亲点张震任作战参谋

1930年5月,张震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在第二纵队直辖的特务大队当宣传员,经过攻打平江、大冶、岳州等战斗的考验,1930年8月,张震参加了第二次攻打长沙的战斗。

在这次战斗中,他所在的攻城部队考虑到敌军阵地地雷密布,电网林立,有人想到借用战国时“火牛破阵”的办法攻击敌阵。张震奉命把尖刀磨锋利绑在牛角上,又找来旧棉花浇上煤油,捆到牛尾巴上。夜晚,攻阵开始了,张震和战友们举起火把,将牛尾巴上浇了煤油的棉花点燃。逼着火牛前去趟地雷,冲铁丝网。然而,火牛未入敌阵,即遭到敌人机枪的疯狂扫射,冲在前面的牛,中弹倒下或负伤狂奔,有的连铁丝网的边也没碰上,就纷纷后窜,反而乱了自己的阵脚。后来张震经过分析,深有感触地说:战国时期是冷兵器,现代是热兵器,时代及条件都变化了,简单仿效怎么能成?!“火牛破阵”未能成功,张震和战友们没有气馁,继续包围敌人,坚守阵地。同敌军对峙10多天后,9月12日,红军撤围长沙。10月,张震随部参加了江西临江镇战斗。他三进三出临江镇,在战斗中奋勇争先,休整时严守纪律,在火线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年7月,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张震任红十团三营代理营长,防守蜡烛形阵地。敌我相距只有四五百米远,八连阵地与敌军只隔一道小山沟。张震派出联络员深入敌阵开展统战工作,在“穷苦人不打穷苦人”的口号下,双方商定互不射击,当敌督战队蓝衣社上来后,对方就朝天放枪;不仅如此,双方还在山沟里开过一次不带枪的“联欢会”。

有一天,对方阵地的白军喊道:“红军弟兄们,你们辛苦了,我们来接防啰!”同时还听到对方修路的声响。张震分析这是一种暗示,他一面命令部队进入阵地,一边报告团部请求支援。团部立即调来两挺机关枪。果然,第二天拂晓,敌军两三个团向我十二团五连防守的阵地发起进攻。红五连打得很英勇,大部壮烈牺牲。随后,敌又向蜡烛形阵地疯狂攻击,先是派飞机狂轰滥炸,后用大口径重型山炮直接摧毁我方工事。营指挥所被打塌了,电话线也断了。张震爬出交通壕一看,只见敌军密密麻麻像潮水般涌向三营八连前沿阵地。张震指挥该连奋勇还击,打退了敌军一次又一次的冲锋。然而,敌军炮火越来越猛,以两个团的兵力蜂拥而上。张震决定调七连实施反冲击,八连指导员奋勇地从工事里冲出来,与七连密切配合,终于把爬上我阵地的敌人消灭了。激战至下午,三营弹药耗尽。就在张震把全营剩下的人都集中起来,准备同敌人作最后的搏斗时,三营接到撤出战斗的命令,张震率部转移到驿前地区。这时,敌集中兵力向驿前猛扑。张震奉命带一个连去支援友军,途中与一股化装成红军的敌人遭遇。战斗中,张震右臂中弹负伤,加上又发疟疾,团部将张震送往后方医院治疗。一天,师政委黄克诚到医院看望伤员。见到张震说:你就是张震吗,你在前线打仗不但勇敢,还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小伙子了不起呀。便点名要张震跟他回前方,任十团作战参谋。

在长征中度过人生中最艰苦的青年时光

1934年10月17日,红军从于都河畔出发,通过浮桥,离开了战斗多年的革命根据地,踏上了漫漫长征之路。

当时,张震在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团当作战参谋。第十团同兄弟部队共同奋战,攻占了新田、古陂,西渡桃江,突破了敌军的第一道封锁线。接着,第四师以第十一团为前卫,向白石圩前进。

这时,蒋介石已判明红军突围的战略意图,便调集各路“追剿”军共25个师近30万人,前堵后追,并利用湘江作屏障,在江边修筑碉堡,构筑第四道封锁线,企图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潇水以西地区。11月25日,第四师奉命向敌湘江防线界首段前进,抢占这一要点,第十团是前卫团,第三营是前卫营。这时,张震回到第三营任营长。27日,第三营到达湘江岸边。次日渡江进至界首,驱逐了反动民团,并掩护工兵于当日架设了浮桥。团长沈述清渡江后,命令张震将部队部署在光华铺一带,向兴安方向警戒,从南面坚决阻住敌人,保证后续部队安全渡江。

光华铺地势比较开阔,一面临江,在桂(林)全(洲)公路旁,距界首只有几里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中央机关、军委纵队和兄弟部队都要从界首渡江,所以,第三营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扼守光华铺阵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张震将第七连部署在公路东侧的一座小山上;第九连配置在公路西侧的小树林中,各配了两挺机枪,以封锁公路及其两侧;第八连为预备队,准备随时增援。营部在大路旁的一座破庙内。29日深夜,发现部队对面有密集的手电灯光,有部队沿湘江边运动。张震即令加强前沿警戒,同时将情况报告了团长。团长认为,湘江边是一个空隙,遂令一营进至江边防御。果然,敌军利用我防御结合部正在逐步渗入。双方在黑暗中接火,展开混战。战斗中从俘虏口中查明,敌军是桂军第七军独立团和第十五军第四十五师一部。张震当即派第八连出击,但敌人越来越多,双方激战后形成对峙。

30日凌晨,国民党桂系第七、第十五军各一部又向我光华铺阵地发起猛烈攻击。能否坚守住光华铺,关系着党中央、中革军委和后续部队能否顺利地渡过湘江。在党中央和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部队自30日凌晨到12月l日,不惜一切代价,在光华铺与敌展开殊死搏斗。团长沈述清英勇战死在湘江畔,上级决定由师参谋长杜中美代理第十团团长。他赶到指挥所不久,也在下午的一次阵前反冲击中饮弹牺牲。团政委杨勇闻讯马上接替指挥。他打仗从来奋勇当先,几度危急之时,都是他带领全团坚决实施反击,守住了阵地。张震的第三营也打得非常艰苦,第七连连长谢兴福在上午的战斗中负了伤,一直坚持指挥,中午又不幸身中数弹,英勇捐躯。全营指战员前仆后继,视死如归,因伤亡过大,一度被转为团的第二梯队,稍事休整后又投入战斗。敌我双方都没有工事作依托,在江边来回“拉锯”,反复拼杀。晚上,红五师赶到,但桂系的增援部队也陆续到达。面对优势的敌军,红五师也打得非常英勇,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就这样,和兄弟部队一起,完成了掩护中央机关和军委纵队在界首渡江的任务。

湘江一战,第十团共伤亡400多人,接近全团人数的一半,两任团长牺牲在这里。整个湘江战役,中央红军苦战5昼夜,终于突破了敌军的第四道封锁线。随后,张震随部队转战云贵川,爬雪山、过草地,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路。张震在红军中度过了他人生中最艰苦而又最难忘的大部分青年时光。

在窦村战斗中给日军以极大杀伤

1938年9月,根据毛泽东电令和周恩来、叶剑英指示精神,中共河南省委在竹沟组建了370多人的新四军游击支队。30日在竹沟出发挺进豫东。10月11日在西华县杜岗与豫东抗日游击第三支队先遣大队胜利会师,整编为新四军游击支队,彭雪枫任司令员兼政委,张震任参谋长。部队24日东渡黄河,跨越淮太路,26日行至淮阳城东北20公里处窦楼村附近宿营。

窦楼战斗是一个遭遇战,当时并没有准备打这一仗。游击支队于10月24日渡过黄河进入敌后,26日到达窦楼宿营,准备次日上午出发,继续向鹿邑方向挺进。27日清晨,刚刚吃过早饭,正准备集合出发,忽然听到哨兵的警戒枪声。张震赶忙登高一望,只见公路上尘土飞扬。日军有骑兵、有汽车,还有一些伪军正向窦楼扑来。彭雪枫到寨墙上观察后,即令直属队在寨内集合待命,各大队按宿营地展开部署。彭雪枫自己带领警卫连出寨侦查。张震随他一起带着部队到窦楼西南坟地,依托有利地形,散开正面打击敌人,支队东进抗日的第一仗就在这里打响了。

在这之前,日伪军经常出来抢掠奸淫,从未遇到抵抗,而今天,被我军阻击在此,搞得晕头转向,纷纷下马下车就地卧倒对我军射击,双方形成对峙。当时游击支队不少新战士杀敌报国的士气虽高,但毕竟是第一次参加战斗,心情有些紧张,在敌人还没有靠近时,就急于开枪,土枪的枪栓又拉不动,个别惊慌地叫了起来。张震赶忙命令部队就地卧倒,不要喊叫,敌人不到跟前不要开枪。张震还看到有个新战士在慌乱中连机枪也不会打了,他就接过战士手中的轻机枪向敌人扫射起来。苏联造的机枪非常好用,精度高,一下子就打乱了敌人的队形,同时也吸引了敌人的火力,他们集中向我军射击。因为部队密集,又要离彭雪枫远一点,不能把火力引向他,所以张震打完第一盘子弹没有转移阵地,当第二盘子弹刚打时,发觉右腿突然一麻木,一股热血冒了出来。他知道是负伤了,没有作声仍然继续射击,继续指挥战斗。这时彭雪枫命令第三大队从东南向西北敌后攻击,包围敌人。三大队副大队长吴守训同志是有名的神射手,他原在睢县地方团队带过兵,练就一副百发百中的本领。他带着部队冲上去,一枪就撂倒一个敌人。

日军正面攻击受挫,侧后又受夹击,就拖着尸体载着伤兵,仓皇逃窜了,这次战斗历时两个小时,毙伤日军10余人。打扫战场时,从敌人遗弃的军帽和指挥刀看,才知道击毙了日军一名少尉,名字叫林津。不可一世的敌人夹着尾巴逃回淮阳。

1946年2月21日,时任华中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的张震抵淮安参加华中分局、华中军区的高干会议。其时他负伤的右臂仍在隐隐作痛。乘休会之机,他去了一趟淮阴,到这里设备较好的仁慈医院上门求医。医生给他作了X光透视,说子弹横在肩胛之下,必须动手术取出来。张震感到“时局多变,大规模内战随时都可能爆发,还是等以后有时间再说”,婉谢了医师的好意。3个月后,战争果然来临。

就这样,这颗子弹在张震身上留了10个年头,伴随他度过了整个解放战争时期和解放初期的艰苦岁月。张震调到北京工作后,才到医院动手术将子弹取了出来。他将取出的子弹交给夫人马龄松保存,作为留给孩子们最好的“遗产”。

延伸阅读:

起底张震家庭 妻子马龄松儿子张海阳等资料照片(图)揭秘最后的开国中将张震一生 四个儿子均为将军(图)开国中将张震生平背景简介 性格豪爽酒量很大(图)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天天怼三国BT(送充版)

彩票大赢家软件下载

全民SF官方版

相关阅读